赛马会026期绝杀一尾
電改或致行業融資結構變化
來源: 能源綜合處   日期: 2014-11-23

《中國能源報》15版特別推出“專家有話說”欄目,針對目前行業內熱議的話題,希望給行業專家提供暢所欲言的平臺。

114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深圳市開展輸配電價改革試點的通知》,正式啟動我國新一輪輸配電價改革試點。此次深圳電改試點被業內認為是新電改邁出的實質性一步,也為后續電改提供更多的實踐基礎。本報之前曾發表《電力要“真改革”》、《電改的力度應再大些》等文章,刊登了電力專家對電改思路的建言獻策。在當下市場經濟環境下,電改與金融市場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,電改對金融市場影響如何?本期再推出《電改或致行業融資結構變化》一文。

電力行業向來帶著壟斷標簽,行業融資的成本、效率和透明度受到質疑。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將在限制壟斷環節、市場化定價和豐富電源結構等方面邁出實質性步伐,結合金融行業自身改革發展需求,未來電力行業金融將呈現融資需求總量增加,融資成本有所降低,融資工具更加多樣的局面。

電力行業間接融資比重偏高

我國電力行業民營企業占比出現過由高到低再回升的路徑,目前民營企業辦電占比仍十分有限。從國有企業數據推斷全部電力企業情況,電力行業目前融資規模約3萬億元,其中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比例約為1:3。電力和電網企業融資規模和結構呈現以下特點:

國有發電企業間接融資明顯高于直接融資。五大央企發電集團和粵電集團合計,銀行貸款和票據融資等占86%左右,債券融資只有14%。間接融資中,絕大部分來自國有銀行,僅國家開發銀行就累計發放電力貸款2萬億元,支持建成水電、火電、核電裝機容量3.84億千瓦,占全國電力裝機容量的1/3。如果加上另外五大國有商業銀行,保守估計國有銀行融資也將達80%左右。發電環節間接融資高的主要原因在于,發電企業利潤水平決定,融資成本承受能力略高;國有企業對價格不敏感,加上國有銀行經營考核機制決定其貸款更多投向國有企業。

輸配售電企業融資結構相對均衡。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公司數據顯示,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分別占43.5%56.5%,直接融資比重比發電企業高近30個百分點。主觀上,電網相對較低的利潤水平無法承擔過高的融資成本,有拓展直接融資的需求;客觀上,兩大電網的寡頭壟斷地位和較好的信用評級,能幫助企業在債券市場獲得相對較低成本的融資。同樣,貸款等間接融資資金來源更是基本被國有商業銀行壟斷。

非國有和新能源企業更傾向直接融資。首先,非國有發電企業直接融資占比明顯較高。其次,新能源行業普遍注重直接融資。2013年全球新能源股票融資129.4億美元,比上年增長172%,通過VC/PE融資43.2億美元。主要原因是,非國有企業和中小企業一定程度面臨銀行貸款的“麥克米倫缺口”,新能源投入大周期長有風險,銀行貸款期限短和風險規避的業務特點難以滿足需要;國有商業銀行貸款審批程序復雜效率不高,進一步抬高民營企業和新能源行業融資門檻;資本市場和創投基金等則能較好滿足新能源、市場化企業融資需求。最近6年我國創投資本在節能環保、新能源等行業投資金額是傳統行業的4倍,既預示未來產業結構,也說明未來金融服務發展方向。

電改升級電力行業融資需求

結合國內目前電改形勢分析,未來電力體制改革大致包括以下三個方向:

壟斷最小化。新一輪改革核心是如何將電網限制在自然壟斷這一最小范圍,盡管改革可能采取漸進方式,但輸配環節引入競爭,甚至包括社會資本,原有電網企業利潤水平受限是必然趨勢。

定價市場化。根據我國上網電價、輸配電價和銷售電價目前的特點及三中全會的要求,電力行業未來保留政府定價的顯然只有電網輸電環節,以及用于基礎設施等公用事業和醫院、養老、學校等公益性服務領域,其余的環節和領域都應該放開,讓供求雙方協商確定電價,如大用戶直購電,或者建立電力交易市場平臺,為市場交易提供參考。

電源多元化。今年五月中央提出推動能源供給革命,建立多元供應體系。按規劃,2020年,我國非化石能源占比要從目前的9.8%提高到15%,其中常規水電裝機達到3.5億千瓦左右,風電和光伏發電裝機分別達到2億和1億千瓦以上,核電運行裝機容量達到5800萬千瓦、在建達3000萬千瓦。電源多元化為社會資本進入電力行業提供了機遇,也客觀上要求電網降低入網門檻,提供公平開放的電力輸運環境。

電力體制改革帶來的必然結果是,社會資本更多參與電力行業,市場機制資源配置的作用進一步發揮,原有壟斷企業的利潤和運營模式面臨調整,融資規模、期限和成本要求改變,發電端和配售電端的市場主體增加,對原有資產的整合和相應的融資需求增加,因而壟斷和寡頭壟斷格局下的電力行業融資結構將發生變化。

電力行業融資發展方向

電力體制改革影響行業融資需求,金融環境變化影響金融服務供給,兩者共同決定未來電力行業金融發展走向。綜合判斷,未來電力行業的融資特點是:融資需求增加,融資成本降低,融資工具多樣化。

發電企業金融需求增加。首先,水電、火電等重資產行業,以國有為主的電力生產業目前資產負債率在70%左右,社會資本進入上述行業面臨資金制約,融資需求規模將增加。其次,風、光等新行業目前還處在技術待完善、制度不健全階段,投入需求大且有一定風險,融資需求相應增加。再次,電力企業整合產業鏈增加融資需求,近幾年電力企業盈利能力提高,煤炭市場低迷,電力企業迎來產業鏈整合的好時機,現金管理、資產管理及投資需求擴大。最后,由于電網壟斷地位和電費結算方式,發電企業應收賬款較高,20148月底,電力生產業應收賬款2350億元,接近電力供應業的3倍,大量應收賬款影響企業正常運行,需要運用金融手段對其進行相應管理。綜合上述因素預計,電力體制改革后發電企業融資需求即使年均增長5%2020年也將達到2.5萬億元左右。

輸配售電企業要求降低融資成本。首先,目前電力供應業的平均毛利率略高于5%,比電力生產業低20個百分點左右。配售電環節引入競爭后,原有盈利模式將難以為繼,電網企業或新成立的輸配電企業在市場價格作用下,利潤率回落要求降低融資成本。其次,分布式發電、智能電網建設運營等,處在產業發展初期,有風險高、周期長、利潤不穩定的特點,需要低成本多形式的融資服務。再次,改革將需要對原有電網企業部分資產進行整合,并購重組在所難免,而且新設立的配售電企業需要利用股票、債券、股權投資基金等拓寬融資渠道,并整合優秀的技術和管理資源,銀行有條件介入直接融資服務。這對現在金融服務機構而言,既是挑戰,也提供了良好的發展和轉型機會。初步預計,配售電環節融資需求增速將超過電力企業,假設年均增長10%2020年融資規模約達1.5萬億元左右,融資成本進一步降低。

綜合化市場化金融供給進一步滿足電力行業需要。近年來我國金融市場向多層次、市場化改革發展,債券市場、場外資本市場、消費金融市場、互聯網金融等多層次市場將不斷完善,利率市場化、匯率自由化及金融脫媒加快,民營銀行和互聯網金融發展,大資管、跨界競爭、資本市場深化和金融監管轉型,傳統商業銀行將加快向綜合化、信息化方向轉型。

首先,股票、債券等方式融資在未來電力行業融資中的比重將上升,保守預計,未來幾年將實現15%以上的增長。

其次,隨著電力行業對低成本高效率直接融資需求的增加,能為企業創業、成長、上市前、并購、夾層、重振和上市后私募、不良債權處置等階段提供融資需求的股權投資基金未來將加快發展。

再次,憑借客戶、資金和金融資源方面的優勢,加上對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互聯網等技術的運用,商業銀行能夠促進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相結合,為企業提供綜合金融服務。此外,基于優勢互補的新產融結合將不斷增加。今年925日,中國鐵路總公司與中國工商銀行、中國農業銀行、中國建設銀行、興業銀行等四家銀行簽約,發起成立中國鐵路發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,是新產融結合的案例,也是股份制銀行參與傳統壟斷行業金融服務的一個案例。

隨著混合所有制和金融形勢變化,國有銀行主要為國有企業融資的格局將發生調整,非國有金融機構發展機會將增加。總之,金融服務和電力行業改革發展相互適應、相互促進、共同發展的生動局面即將出現。

  (作者分別為清華大學研究員、國家信息中心博士后)

赛马会026期绝杀一尾 梭哈起手牌胜率算法 福彩25选7走势图 七星彩专家预测默彩 11选5安徽走势 环岛赛体彩下载 二八杠麻将 十五选五下期开奖预测 福四川时时直播 生肖走势图 hk百釆网免费资料大全